竹子叶障目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怪物的死亡

卡文不想撸:

怪物的價值: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136fd2d


怪物的誕生: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1524f0d


怪物的养成(上):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263c56b


怪物的养成(下):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3a99d14


怪物的传承: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40562b4


怪物的消遣:http://yexiuws.lofter.com/post/27c172_44cf73f#


 


2014的最後一天更新了,咳


先祝大家2015新年快樂www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怪物的死亡


 


天气很好,尽管已经是深秋,阳光照在身上却很温暖。
已经很久没下雨了。
这几年王国的状况一直不好,旱灾、水灾和雪灾轮流侵袭,尸体一多,瘟疫更是压都压不住,所有人的日子都过得苦哈哈。
现在最活跃的职业就是盗匪了。只要带着几个人,武器一亮,那些独身的旅客和不肯多请佣兵的吝啬商人就会把钱掏出来,不掏出来的会失去比钱更多的东西。


但是今天,这一伙强盗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挑错了目标,也许他们应该让这两个人直接过去的。


“嗯……你们是狩魔猎人吗?”一个看起来脑子不大灵光的盗匪问。
“是。”左边的年轻人回答,右边的只是静静打量他们,目光在盗匪们的武器和手上逡巡,一只手轻轻拍著驴子安抚牠。
有一半的盗匪往后退,还有几个手忙脚乱的摀住口鼻,“我听说狩魔猎人会散播瘟疫,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怕瘟疫!”一个拿着弓的盗匪尖声说,他退得最远。
“啊,不,那只是谣传而已,虽然我们确实对疾病免疫……”
“你和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右边的年轻人打断他的同伴。


盗匪首领觉得很为难,狩魔猎人恶名昭彰,如果不是两个猎人太年轻,他根本不会带着手下跳出来,但那匹驴子的背上驮著的东西又诱惑著他动手。
“……你们走吧!”首领最后下定决心,两个年轻人没什么反应,倒是他自己的手下全都松了口气。首领瞪了他们一眼,又说:“这一带到了晚上就会有食尸鬼出没,我可以雇用你们。”
“我们清理掉食尸鬼,让你们晚上也能出来抢劫?”右边的年轻人冷淡的说:“不,我不这么想。”


首领被噎了一下,“杀怪物不是你们的工作吗?我们会出钱,哪来这么多废话!”
“这么说也没错。”年轻的猎人拍拍驴子,“但是已经有人雇用我们了。”
驴子甩甩蓬松的尾巴踢踢踏踏的走开。


“其实,如果不是这几年太艰难,他们应该都还是老实的平民吧。”稍后,乔一帆拿布抹著汗说。
“你是在为他们的行为开脱。”邱非回头看他,“还是说他们用剑像锄头?”
“都有吧!”乔一帆笑。
他们把剑上的血甩干净收回背上,邱非吹个口哨,正在啃食青草的驴子不情愿的走回来,踩过一地的乱七八糟。


“这些要怎么办?”
“埋不完的。”
“那我们去交任务?”
“嗯,走。”


委托人是附近村庄的村长,老人很爽快的付了钱,用慈祥的表情看着他们,“这让我想起你们的老师,他做事就是这样又快又好。”
“可以的话我想让你们留下来用一顿饭,但是……”村长叹了口气,乔一帆轻声说:“我们明白,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村长的眉眼耸著,皱纹挤出深深的忧愁,他好像还想道歉,最后却只是说:“……你们快走吧。”


离开的路上,村子里的人都避开他们,看他们的眼神有好奇也有戒备,还有厌恶。像在看某种被驯服、但是仍然可能暴起伤人的怪物。
他们在这种紧绷的气氛中快步离开,警卫盯着他们的身影,在他们步出村庄之后立刻关上大门。简陋的门闭上时没有发出〝砰〞的沉闷声响,但是吱吱呀呀的刺疼耳膜。


两个年轻的猎人沉默的走着,沿着路,没一会又回到了他们刚才解决盗匪的地方。
尸体还散在路的两旁,邱非和乔一帆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对视一眼,邱非说:“附近的食尸鬼都会被这些吸引过来吧。”
“嗯。”乔一帆认同的点点头,“我们明天再上路吧?今晚把那些食尸鬼清掉。”
那就是邱非的打算。同样做为叶修的学生,他们在大多数行动上都相当一致。


杀怪物这种事吧,有报酬最好,没有报酬还是得杀。要知道他们成为狩魔猎人的初衷从来不是赚钱。
剑技高超的战士可以被富有的商人雇用,可以加入永恒之火的骑士团享受众人的景仰和各地旅店的免费招待,甚至可以成为国王的宠臣。
但是他们是狩魔猎人。大部份的人怕他们,但是不尊重他们,出尔反尔不肯给付报偿是很常见的事。


叶修总是说:碰到这种雇主不必紧张,对财富贪婪的人一定爱惜生命,把你们的剑亮出来,他就会乖乖交钱。唔,当然,如果有老韩那张脸的话连这个步骤也可以省了。收钱这种事,靠的就是……
少天的舌头韩文清的脸。叶修哼了起来。旁边张佳乐走过去,跟著哼:叶修的下限怎么填嘿嘿~


邱非噗嗤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乔一帆被他带得也咧开嘴。
邱非蹲在营火旁用打火石擦出火花,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乔一帆看着他的表情,颇理解:“你也在想老师?”
也。
邱非看着乔一帆叹口气。


老村长说看见他们让他想起叶修。虽然他和叶修理应没有多熟悉,但是叶修原本就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
那么做为被叶修带在身边几年的学生,他和乔一帆只会更频繁的想起他。


乔一帆架起锅子,放进一整罐的鹅脂,然后从瓶子里把尸胺和水鬼的脑挑出适当的份量倒进去,油脂和它们混在一起,在火燄的温度下渐渐变成红色。
乔一帆随手捡了一根树枝伸进去搅拌。邱非在旁边盘腿坐着,银剑靠在肩膀上,脸上又出现一抹淡淡的笑。乔一帆的鍊金术是和王杰希学的,但是现在他搅拌的动作和叶修一模一样。
至少王杰希绝对不会捡地上的树枝做搅拌棒。


他们开始把红色的油脂涂到银剑上,乔一帆閒聊似的开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杀人吗?”
“不大记得了。”邱非仰头想了想,“我隐约记得当时的情绪,兴奋又罪恶,心跳得很快,但是对方是谁,或是我的剑刺进哪里,我都没有印象。”
乔一帆提示:“那时候我们问老师,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埋起来。”
“老师回答……”邱非停了一下,微微扬起嘴角,“老师说不用埋,埋不完的。”就和他稍早说的一样。


“我都忘了。”邱非感慨。
“可是你还是很想他。”乔一帆轻声说。
邱非转过头,看着他最亲密的同伴,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拍了拍身旁的铁剑,“我还记得他为了我们的剑,带着我们跑到罗穆涅。”
“那么长的旅程,想忘也忘不了。”乔一帆爱惜的看着他的剑,“我们差点赶不回凯尔‧莫罕过冬。”


那时叶修特別紧张,懂著大雪也要如期赶回堡垒,他说过冬不只是聚在一起放大假而已,更多的是见个面,让其他人看一眼,知道喔,你还活着。
狩魔猎人的生活很危险,被确认死亡的却没几个,大多是失踪。
一年没有回来,两年没有回来,第三年,他们不会说那个人死了,但也不会再在营火边閒话时提起一句:那个谁今年怎么没回来?


当然也有例外。
两年前的冬天,邱非见到了那个从不回来过冬的刘皓。他对刘皓这个名字不陌生,叶修提过。
并没有说刘皓哪里哪里不好,只是说如果遇到困难需要帮助,別找他,他不是个乐于助人的人。
他是他们之中的异类。


刘皓身边有匹马拖著车,上面躺着一个年轻的猎人。斜飞的眉和薄薄的嘴唇看起来是一副好勇斗狠的样子,即使死了也一样。
那是邱非看过的唯一一个死去的同伴。
他很快就下葬了,没有葬礼,叶修只是带着他和乔一帆去墓前站了站,叼著烟斗,脸上没有悲伤惋惜之类的情绪,一片空白像在发呆。


“老师……这位前辈是怎样的人?”最后是乔一帆忍不住说话了。
“……嗯?他啊。”叶修缓了一下才徐徐说:“他不算什么前辈,比你们没大几岁。是个特別不尊敬前辈,粗暴又容易生气的小鬼。”
他们正在想老师你在墓前吐槽人家是不是不大好啊?叶修看着他们笑了笑,说:“你们现在还不大敢喝药水,我知道材料很吓人,什么食尸鬼淋巴液、溺水死灵的舌头。”叶修指指墓碑,“人家可是能把那些东西直接吃下去的狠角色。我不要求你们学他,但是至少熬成药水后要吞得下去啊。”


邱非和乔一帆的脸都皱了起来,怪物吃人天经地义,人吃怪物……拿来熬药水已经很丧失了,还吃?
“如果你们在某个墓穴被困了三天,外面有法师召唤的怪物不断湧进来,没水没药没食物,我希望你们也能学学他。”
邱非和乔一帆肃然起敬,看着墓碑想像那场三天三夜的战斗是如何艰难激烈。
叶修慢慢收了笑,自言自语一样的说:“但是在挑选同伴的眼光上就別学他了。经常陷入险境又被救出来……也只有这个小鬼会觉得刘皓是个好同伴。”


叶修不信任刘皓。
话是这么说,但是几个月后收到刘皓求援的信,叶修也毫不犹豫的就去了。然后没有然后了。
就此音讯全无,两个人都是。


如果今年叶修没有回去过冬,那就是第二年了。


“邱非,你……小心!”
邱非回过神,他原本半蹲在一具巨食尸鬼的尸体旁,小刀应该顺着肌理完整切下它的下颚,现在那块下颚骨已经变成了两半。
“不能用了。”邱非扔下那块骨头,抱歉的看向乔一帆,“对不起,我走神了。”
“没关系,我也一样。”乔一帆举起瓶子,里面是红色黏稠的液体,“我不小心把食尸鬼血和阿尔巴结晶装到一起了。”


邱非看着浸泡在血液里露出一点尖角的结晶。
他可以说没关系,我们储备的材料很足够。
他可以说好可惜,阿尔巴结晶卖给鍊金术士有很不错的价钱。
他可以说,你知道吗,一帆,我从小就很喜欢这个结晶。


他最后说:“……我好想他。”


 


               TBC.


 


關於大家為什麼找不到葉修還有到底劉皓干了什麼請等待下章www
那個便當的獵人是......你們懂吧,我好對不起他q_q

〝經常陷入險境又被救出來……也只有這個小鬼會覺得劉皓是個好同伴。〞
出自一千多章呼嘯戰,劉皓明知趙禹哲過去是送死卻不阻止,等趙禹哲大喊救命他馬上率先殺到,得到了趙禹哲的感激。
唐昊和趙禹哲大概是一個水平吧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