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叶障目

【卢刘】置身事外05(正文完)

我们的人生,一眨眼就会过去的,每个人都来去匆匆的,我怀念他们和与他们一起的那个自己,可是我不想怀念你,如果连你都失去了,我还剩下什么呢。

一路春白:

 英杰心也是蛮累的【


终于可以说这句话:小标题请连起来看233333333


=================




Five.你我是共犯




刘小别把帐号卡插进读卡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他曾经被记者问“你觉得最舒适的环境是什么”,他说:“钱在兜里,饭在胃里,帐号卡在读卡器里,卢瀚文离我十万八千里。”


当然以上回答来自于刘小别的臆想,给他八张脸皮他也不太好意思光明正大地显得自己跟卢瀚文关系有多密切,要说十万八千里怎么还显得密切,实在是扛不住卢瀚文跟会筋斗云似的一眨眼就能贴上来。而此时此刻卢瀚文离他只有一张电脑桌的宽度那么远,两个人晃动鼠标的动作还有那么几秒节奏都重叠,这气氛凝滞得像积雨云一样,屏幕里两个剑客的剑猛地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铛——”的一声。


刘小别吸吸鼻子,凉飕飕的空调风里氤氲着浓烈的挑衅和热血上头的味道,他的手心烫得吓人,手指在键盘上飞速地舞动,帐号卡确实在读卡器里,眼前是打过成千上万次的竞技场,对手是他张口就能说出战斗习惯的卢瀚文。他不自觉地紧咬住牙关,兴致来了的时候勾起嘴角来骂:“你特么还想跑,往哪儿跑啊!”


卢瀚文刚刚一个失误被打下去了快三分之一管血,抓准时机从被缠斗的被动中挣脱了出来,调整状态又迎上了刘小别的攻势,刘小别的声音从耳机内外一同传过来,卢瀚文嘿嘿笑了一声:“不跑,你可别让我啊!”


“哎哟你好大的面子啊!”刘小别嘴和手都没停下,眼睛里只有竞技场上的瞬息万变,脑子里只有接下来的技能选择与循环,这是他觉得最舒适的环境,是他与卢瀚文相处中最简单纯粹最什么也不管不顾的时刻,他们像两只暴烈的雄性肉食动物在争夺一场你死我活的输赢。


在黄少天退役后不久,电竞媒体曾经还统计过一段时间刘小别和卢瀚文对战的胜败,据说这是为了见证新的剑圣的诞生,轮回的杜明也被列入到候选者名单里,不过因为曾经有过一段被还不是职业选手的女神打败的经历而没那么被看好。那时候他俩直接碰上的每一场都会被记数:这是第某某某某场手速达人刘小别和蓝雨天才卢瀚文的对决。


然而所有的数字都只是零头,他们两人私底下经历过数不清楚的对战,他们对彼此的了解超过所有人的设想。曾有过一场的解说说他们很熟悉对方的打法,还暗指可能是为了剑圣的名号而互相研究,卢瀚文看了录像以后笑得不行地打电话过来,说我对小别前辈的仰慕哪里那么肤浅,我可是十四岁的时候于乱军之中就对前辈的身手一见钟情。


刘小别从鼻子里喷出一声笑,随手抓抓刚吹干的头发说,他们懂个屁啊。


不是所有人都懂,在向最高点冲击的道路上,有一头幼兽向他张开锋利的爪牙,他连以下克上都显得不够名正言顺。不可控制地恐慌过,然而更多的是压倒而来的兴奋,他攀爬一路是为了看更瑰丽的风景,有人随着他的背影大步赶来让他心跳如擂鼓。


他从来没说过,也许从于乱军之中那次开始他就享受与卢瀚文的对决,卢瀚文是他共同成长的后辈,对手,敌人,伙伴,知己,和挚友。


刘小别的攻击不知不觉地提速了,就算在状态下滑的现在,他的手速也依旧不容小觑,卢瀚文被他带得也飚起速来,两个人一来一往依旧见招拆招,刘小别笑了一声:“有两下子啊,怎么样,我跟那个法国佬哪个难打?”


卢瀚文鼠标一甩到底,一个惊险的走位避开刘小别的剑锋:“见笑见笑,可不全靠您提点嘛!”


“你猜他们怎么说你的来着?”刘小别操纵着角色不依不饶地贴上去。


“怎么说?”


怎么说呢,那时刘小别坐在看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夜雨声烦,他耳机里同步放着国内的转播,解说激动地大声嚷嚷:“卢瀚文的手速提起来了!他以爆发的高手速控制住了不利的局面!不!这已经不是控制了!他反压了法国剑客!天哪这一切太快了!这让我们想起了另一位以手速著称的微草剑客!是的,卢瀚文此时的打法很像他的老对手刘小别!哦法国剑客的血条以非常显著的速度掉了下去!卢瀚文可以保持下去吗!是的!天哪是的!不到一分钟!卢瀚文抓住机会干掉了法国剑客!夜雨声烦无愧剑圣之名!”


坐在刘小别身边的外国观众瞪大了眼睛:“见鬼!那可是重剑啊!他怎么能挥得跟光剑一样!”


刘小别在心里嘲笑了一下少见多怪的外国人,耳机里解说和嘉宾还在回味:“这一场真的太精彩了,从卢瀚文蛰伏许久之后一击即中,到他一贯的积极进取气势逼人,再到关键时刻的高手速爆发,都十分可圈可点。诶,说到这里大家有没有觉得啊,这一场的打法好像综合了黄少天、刘小别还有卢瀚文自己三个人的特点啊。”


他们说:“卢瀚文手中的夜雨声烦,身上有三位最顶尖的剑客的影子。”


刘小别的鼻子有那么一丁点儿酸,他在那一刻突然不能更明白王杰希退役以后喝醉了对高英杰说过的一句话:我很开心,我看到我的梦想还在场上发光。


激战中的两个剑客的血线都降到了20%以下,最后一波攻势即将决定本场的输赢,两台电脑的键盘啪啪啪啪啪地响,关键时刻,“咵嚓——”


高英杰用房卡刷开了房间门,看见正在打游戏的两人,微张着嘴愣在门口:“我少看了一节的剧情吗?”


 


“你们真厉害啊!”高英杰气得都会训人了,“我给你们挡记者,挡八卦,找借口,撒谎骗人,你们俩就跑回酒店打游戏??什么时候不能打啊!”


“息怒!您息怒!”卢瀚文和刘小别哈哈哈地赔笑,一指电脑,“我们不是那个什么,开房嘛!你看我俩都开上房了……”


“我、我信了你们的邪!”平日里还操什么怕帮倒忙的心,这俩人压根就不能好好跟他们说话!“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诶等等,别跟我说!”


高英杰看着眼前两人要开口了,又连忙摆手,面上有点发红:“咳咳,你们自己清楚就行了。”


卢瀚文和刘小别两人对视了一眼,又把眼神移开了。高英杰瞅着这不对劲啊,深呼吸了一下:“不会你们自己也还没搞清楚吧?”


“哈哈,队长,要不要来PK一把……”


“出去。”高队长冷冷地说,“没搞出个一二三四来别来见我。”


联盟两位知名剑客被没收了身上所有的帐号卡净身出户,卢瀚文差点连手机都没抢救出来,两个人可怜兮兮地站在酒店门口面面相觑,没来由笑出声来。


“英杰哥是真的生气啦。”卢瀚文吐吐舌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他生气……”


“没那么严重,”刘小别带着卢瀚文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散起步来,“他一着急就这样……去哪儿啊?去我住的酒店?”


“你跟谁一起住呀?”


“没,我一个人来的。”


卢瀚文眨了眨眼睛没有接话,突然牵住了刘小别的衣服后摆:“小别前辈,你为什么要来啊?”


“呃……”刘小别不自在地左右看看,“国际赛嘛我来给大家加油……”


“不只是这个原因!”


“夏休期也没那么多事,我来学习学习……”


“也不只这个原因!”


“得得得,你爱觉得是啥原因就是啥原因!”


卢瀚文咬着下嘴唇笑:“那你刚刚干嘛亲我呀?”


“我那是咬——”


“好好好,那你干嘛咬我呀?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呀?”


刘小别张了几次口又闭上,他从来没有觉得发声是这么难,他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刚刚的冲动就是前进的讯号,但是看着卢瀚文的眼睛的时候他又克制不住地胆怯,越珍贵的东西越不敢碰。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更好,”卢瀚文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小别前辈,我不想等了,我喜欢你。”


他在昏黄的路灯光里抓住刘小别的手,轻轻的,声音也是轻轻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就请你当作是我诱骗你,拐带你,强迫你和我在一块。一切错都在我,你是没有办法的……”


刘小别怔怔地看着卢瀚文,已经长得比他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的卢瀚文,拖着长长长长的影子,温声细气地和自己说这些话,刘小别心里涌上来一股烦躁:“我怎么没有办法?我有办法的。”


他们的牵手稍微一晃动就松开了,他们的影子在灯下朝着两个方向铺开去。刘小别说,我有办法的,我早就可以和你拉开距离,只当普通的朋友、同事,普通的只是认识的人。


熏热的夜风身披明月的光辉快乐地路过他们,然后刘小别顿了顿,放弃了似的笑一笑:“可是我舍不得。”


他舍不得棋逢卢瀚文这样的对手,舍不得小小的少年开朗活泼地黏在他身后,舍不得去想象有一天他们感情淡薄越离越远,他知道这不对,可不对也没有办法。


“我们的人生,一眨眼就会过去的……”刘小别艰难地开口,后面却接不上话了,他特想回去多念两年书,以充实一下语言库来应付这种需要逼格的场面,但是三五秒以后他立刻又释然了,被眼前的卢瀚文这样盯着,他觉得自己就算是博士毕业也八成词穷。


刘小别本来还有许多话要同卢瀚文说,自己都能把自己感动哭,比如“我这样大好的直男就这么弯了你可要对我好好负责啊”,还有“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万一我后悔了,允许你打醒我”,或者还要好好计划一下怎么样杀伤力最小地出柜,还要警告一下就算在一起了比赛的时候也不许夹带私人感情。


他特想对卢瀚文说:“我们的人生,一眨眼就会过去的,每个人都来去匆匆的,我怀念他们和与他们一起的那个自己,可是我不想怀念你,如果连你都失去了,我还剩下什么呢。”


但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也不必说,像是没有什么不懂得的,没有什么需要分析的,像是所有言词捧到他心里向着的卢瀚文面前都是单薄的。


啧,该弯的到头来都是要弯的,苍天饶过谁。


如果缅怀一下他走到尽头的直男生涯,直男刘小别也许本会遇到一个女孩子,温柔的知性的或者活泼的,他本会和她恋爱、结婚,得到家人的祝福,会生一两个孩子,像一个普通的傻父亲一样陪伴他们长大。现在那些假设都不存在在他的未来里了,他稍稍有一点遗憾。


可是如果是为了这个让他说不出话来的人,却也是值得的。


“二十多岁的汉子,”刘小别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


卢瀚文一把把人拉进怀里,把刘小别的头摁在自己肩上:“不爱看别看。”


哟呵,不过是区区一个卢瀚文罢了,长志气敢呛声了。刘小别抱紧了卢瀚文的后背,这一回终于无法置身事外。


“哼,还不是仗着别哥喜欢。”




===============


正文END啦~


会出个薄本,有一到两篇番外,直接收进本里,求来个真诚的印调OvO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vid=2880262 


如果两篇番外的话,一篇喻黄喻友情出镜一篇搞肉好不啦?

评论

热度(1188)

  1. 。南邮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