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叶障目

Gone,Gone,Gone 第二十七章 Landslide

莫名笑King:

叶秋怕冷这件事,黄少天早早知道。所以当他在青春热血未过的二十二岁当口冲出去见义勇为沾了一身血到警局做完笔录后站在B市一月底北风刀刀刮人脸的街头,看见叶秋一脸愁容脱下羽绒服给自己穿时,不可能心里毫无感觉。黄少天被前来支援的公安拉上警车时忘记拿大衣,可他倒记得先把叶家房门给锁好。做笔录的刑警是个四十岁出头的大叔,理得很平整的板寸已经看得见根根分明的白发埋布。大叔让G市土生土长的小青年跟自己去了间小黑屋,展开纸笔:“小伙子挺机灵,居然毫发无伤救下了死者的女儿。不过这可不是鼓励你下次还逞强去救人啊。”大叔用笔尖戳了戳桌子,“还是要信任我们出警的速度。”


凶手已经被捉拿,多半归功于蓝雨副队长的报警电话。黄少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凶杀现场真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心里有多少想做大侠的梦也不如直接面对血污要震撼。笔录做完,黄少天到走廊里看到叶秋已经在等自己,陪在叶秋身边的是个年轻的刑警,本来两人正在说着什么,看到黄少天之后小刑警嘴巴张得赛鸭蛋:“你、你、你是黄少天!你怎么会在B市!你还见义勇为!”


做笔录也能撞上荣耀粉丝这件事很令人无奈,黄少天忙让小刑警低调点,身后的大叔倒是一脸好奇:“你怎么认识这位同志?”


小刑警连珠炮一样解释起荣耀、蓝雨、职业选手等相关名词,大叔听得云里雾里晃晃脑袋:“哦,还是个名人。”伸手拍拍黄少天后背,“小伙子不错。”


“警察同志,既然您认出少天了,那么我有个不情之请。凶杀案属于社会类新闻,现在媒体报道效率很高,挖新闻的速度更是惊人。如果有什么人问到警局这边,关于少天的事情请一定要保密。这件事实属意外,不想被人拿去炒作。我是他在B市的朋友,来我家里做客出了这种事情我还心惊肉跳呢,不想被狗仔队盯上。”叶修缓缓说着,语气并不急促,但却十分坚决。


小刑警多半是微草粉丝,可这会儿已经抛弃荣耀粉丝状态回归正常警务办公中:“可以理解,我们会尊重公民意愿。”


大叔看向黄少天:“做了好事还不留名,很好很好。”


警局这边说可能过阵子会再要黄少天来辨认凶手,叶修和黄少天留下联系方式便离开了。上出租到酒店开始冲澡这段时间里,黄少天的大脑开始慢慢复苏,发觉自己这时候才开始因为可能会被杀人灭口而略略颤抖。热水让他有点呼吸不畅,恰巧此时叶秋推开淋浴间的拉门进来放衣服。


“叶秋?”黄少天觉得热气实在是太讨厌了,顺手关了热水。他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叶秋直接踏进淋浴间,拧开热水阀门,按着他就吻了过来。


水温正好,眼前的人自己也感兴趣,黄少天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劲。非要挑点什么出来,大概是他鬼迷心窍没有推开叶秋。叶秋穿着的浅灰色羊绒衫已经半湿,黄少天拽着他的领口张开嘴让对方的舌头动作自如出入。这个吻来得突然也不容他质疑,电话是他主动打的,地方是叶秋定的,出了岔子住不了家里那么来酒店也是情理之中。黄少天眼前出现一副画,画里迷雾重重看不清两个人能走到何方。高山流水,雪融地动,感情像潺潺雪水延绵而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有多少人曾经奋不顾身争先恐后往这条河里扎,最后上岸的时候才发现两手空空一无所获。机会主义者如他,不可能不担心后果。他看得出叶秋被今天这桩事刺激了,冲动情事一触即发。


叶修吻到情动,松开黄少天,冲他笑笑,眉眼里俱是情难自抑的热度和撩人心弦的神色。“对不起,有点控制不住。”


黄少天帮他脱下湿透的羊绒衫:“裤子你自己解?”


叶修伸手把黄少天额前的刘海撩开:“悠着点儿,这种话是个人听了都会说盛情难却。”


黄少天的嗓音有点沙哑:“别做过头,我还得适应适应。”


叶修一听先是有点愣神,随机马上反应过来:“不做到底。”他把黄少天继续压在墙上,姿态决然,“但是你得听我的。”


黄少天事后回忆,那天可能因为站在热水里,对方的声音如同被施了战栗魔法,引诱他放松身体。他们谁也没有刻意追求或者步步为营,只不过是双双任由情感直入云霄,一不留神刺破苍穹。本以为穹顶破后会有似方才洗去的红色血污倾盆而下,真走到这一步才看清落下的居然只有点白雪花。那雪花不冰冷,却单纯直白。他们本就是这样的人,做职业选手和谈感情同样潇洒恣意。


叶修不做到底是有原因的。毫无准备之下跑到酒店做爱未免太草率,都是第一次难保不伤了对方,况且刚刚经历意外心情不定。他也怕黄少天一夜过去追悔莫及,想要未来发展还是脚步放慢点。激情过后两人在水雾里喘气,叶修先一步回神:“我出去等你。”


黄少天简单洗了洗也离开淋浴间,叶修拿着菜单对他说:“叫了几个菜,随便在这里吃点吧。明天如果你还有心情,我再带你去胡同里走走。”


两个人也真是饿了,等到服务生送了饭菜来跟两头恶狼似的吃完了这顿。黄少天抹抹嘴:“老叶,你自己说,什么时候对我有意思的?”


叶修想了一会儿摇头:“不知道。真不知道,不是糊弄你。”


“我也不知道。”


叶修把盘子碗收到一边:“你反感吗?就那个——”


黄少天差点笑出眼泪:“哪个?”


叶修知道这小子不反感还会逗自己玩,轻轻拍了他一下:“严肃点。”


“哦,严肃点严肃点。严肃点说呢,我都让你又摸又亲还互相服务对方来了一炮,虽然没有做到底吧——这个先谢谢你照顾大家第一次赤裸相见缺少经验。你说我反感吗?”


叶修自己一大爱好便是严肃正经地胡说八道,黄少天此刻端着架子学他学了十中八九,这真是逗得正主忍也忍不住。


“那这一炮打得舒服吗?”叶修说着说着又压着黄少天倒在床上,刻意压低声音在他耳朵旁提问。


黄少天发现对此人不设防属于严重失策,又亲了足足三分钟才把那只人形八爪鱼从自己身上甩开。“停停停!你让我严肃点,自己呢!”


叶修猜到对方被自己又撩出了火,一不做二不休再次服务到家把之前淋浴间的活动重复来了一回。黄少天这次玩得太大,事后趴在床上,舒服得连脚趾头都要痉挛了。他抬脚踹了下叶秋:“喂。”


“什么?”


“我们这算什么?”


叶修坐起来,这次真的用比较严肃的口气回答:“我觉得我是认真的,你呢?”


黄少天不吭声。


“这件事有点太严重。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意外,我会忍很久再跟你提起来,也可能永远都不说。真要一起走下去,不是不可以——”


“真要一起走下去,就得想好要承担什么。”黄少天打断叶修,“这件事是很严肃,不过谈不上严重。这不是第一次打网游里的野图Boss,你不用把问题想得这么多。”


“真要是打Boss,我用想这么多?”


黄少天爬起来,还是先踹了叶修一脚:“叶秋,我发现你这个人容易钻牛角尖和感性过头。”


“那你说怎么办?”


“这有什么的啊?不就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要么想想清楚怎样面对家庭面对社会面对未来各种问题,要么干脆一点都别给自己惹麻烦,我们爽也爽了射也射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当今天晚上是个误会,以后还是联赛对手。”


叶修觉得黄少天冷静地分析未来的时候冷酷和干脆像是另一个人,似乎是荣耀里那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真的活了过来附体在他身上说的刚才那段话。


“我有点舍不得就这么把你放跑了啊。”


“这就是场赌博,看你想不想下场玩。”


“你下场吗?”


黄少天在明亮的灯光下展颜扬眉,刚才的冷酷像是被长剑剑尖甩到了十万米开外,这时面对自己和他人的只余下温暖的光芒。“我下注你就跟?也不怕赔个精光。”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赌就赌,谁怕谁。”


叶修拍拍黄少天手背:“那么,请剑圣大大多多指教。”


“不敢当。”


“我们先试试,给对方也给自己点时间和空间。如果一年后,我们能把这点‘喜欢’转化成更深长和久远的东西,那么我想认真和你谈这段感情。”叶修这段话说得极其真挚,完全不是平时在荣耀游戏时那样嘲讽脸垃圾话随开随来。


黄少天内心判定一年为期是个比较好的约定,互相调戏着玩也蛮有趣的。“行。那我们一年后再看看,如果确定要继续,就来场豪赌。”


叶修伸出手握上黄少天的,留下一个无比郑重的约定。


黄少天在B市逗留了三天。期间两人白天大逛京城,踩马路遛胡同走街串巷东看西看。叶修遵循儿时记忆带着小话唠吃遍三环内地道小吃,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无外乎是黄少天端着一碗烤冷面站在街头急吼吼地尝了一口后大叫烫了舌头。白天他们随走随吃,晚上回到酒店滚床单继续摸索对方身上的敏感带。两个宅男头回体验性生活食髓知味,可都各怀鬼胎存了想把对方按倒吃干抹净的心思。叶修看对方像个鬼精灵心思活泛就知道是犹豫要不要出手,自己是有直接办了对方的能力可也属于完全的生手。最后干脆说开了打算回头分别上网下载视频录像学习,凭本事办事谁精炼老道谁在上面。就这样耗了三天谁也没有得手,分别的时候叶修在T3航站楼看着黄少天进了安检通道,自己幽幽地说了一句:“这么人道主义,简直不是哥办的事啊。”


 


第七赛季下半程的发展让很多人想起了第五赛季。张佳乐再次神级发挥把百花带进决赛,而这一年的冠军也和第五赛季相同。微草在去年决赛被蓝雨挫败后重新站到了最高领奖台上,王杰希二度封王,联赛地位直逼嘉世叶秋。蓝雨和嘉世接连在季后赛出局,导致叶修和黄少天偶尔聊天也无意谈起半年前的那个赌约。


他们在网络上相遇,更多时候会把多余的精力用在竞技场PK。叶修换各种职业的小号和黄少天的马甲剑客斗个不停,间隙聊上几句不痛不痒的事情。要解开心里郁结,黄少天只需要一点时间和分散精力,但是叶修的情况却不能跟他比。


这一赛季落幕,新人仍旧闪耀联盟。陶轩和叶秋渐行渐远将近一年,目光放远放开。孙翔荣膺最佳新人,张佳乐告别百花。这两件事看起来毫无关联,可在陶轩眼中意义非凡。一方面他预感到一颗新星要冉冉升起,另一方面他看到百花没有因为一对主力的离去而就此低头,队中有邹远接手队长职位。这个决定一经公布,各方面都在冷嘲热讽。此前邹远表现平平,几乎没人留意到他的存在,一冒头就是接任队长让他做了出头鸟。好在百花粉丝仍旧忠心耿耿,前队长舍他们而去,铁杆战队粉丝不会。邹远出任队长第二天,百花门前站满了粉丝,举着支持新任队长的横幅和标语。


陶轩觉得自己比百花老板有远见,百花做不到未雨绸缪提前寻找张佳乐或者孙哲平的接班人,他却可以。对方的事情让嘉世老板心中那块常年郁积的血块松动了,几番摇摆后终于要被汹涌磅礴的“取叶秋而代之”想法冲刷脱落。这个时候陶轩猛然意识到,多威风的大神也不能代替老牌战队的江湖地位。荣耀是一个团队竞技项目,少叶秋一个又能把嘉世怎样呢?陶轩紧急召开秘密会议,崔立、王升和刘皓三个与会人员都是亲信。搞掉当家队长这个想法也只是个想法,陶轩不会愚蠢到主动张口说,通过半年对刘皓思想的摸索和催化,他有把握借他人之口来渗透这个决定。陶老板觉得自己这步棋走得甚妙,开会期间刘皓脱口而出的一句几乎戳到了心尖上。


“一叶之秋是个不可取代的象征,叶秋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只要时势使然,战队的死忠粉丝会接受的。”


如何做到天时地利,让战队粉丝默默接受叶秋的离去呢?陶轩把这个问题又抛给了三个亲信。


“我下周出差,亲自去接触下孙翔。如果他有意,我们再进行下一步。至于具体怎样安排,你们几个商量个对策出来再找我。”陶轩这个决定,几乎瞬间宣判叶秋在嘉世的结局。其余三位也算亲眼看着老板几次三番被叶秋气到内伤吐血,这个决定他们并不意外。


这天陶轩收拾好东西下班,到嘉世办公楼门口看见叶秋和苏沐橙在聊天。他冲两位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匆匆而去。叶修夏休以来一直想抽空找陶轩聊聊,却无奈被冷淡处理。苏沐橙看出他的困惑:“老板最近都很忙吗?”


叶修苦笑:“是啊。在战队就一直开会,要么就是出差去。”


“那你等他不忙了再说嘛。”


“好啊。”叶修笑笑,转身看见刘皓、王泽、方锋然几个走过来。


“叶哥又和苏妹子聊天啊。”


“是啊。你们几个出去玩?”


刘皓指了指身后两个:“去唱KTV。队长跟我们一起吧。”


“我这歌喉就算了。沐橙去吗?”


苏沐橙笑着摇头:“我可不去,你们几个最能闹,肯定要通宵的。”


刘皓哈哈笑:“其实唱歌这算团队建设,叶哥和苏妹子总是不给我们面子。”


叶修干笑:“我真不太喜欢唱卡拉OK。而且我不在,你们不是玩得更投入嘛。”


“对对,不然总想着训练被队长训的事情。”刘皓说罢招呼哥几个走了,“那我们走了。”


叶修冲他们摆摆手。


一行人走出嘉世基地,刘皓神秘兮兮地说:“给你们透露点小道消息,以后多留点眼色在队长身上。”


“皓哥快说说,什么小道消息?莫非跟队长有关?”


刘皓得意极了,不过还是不敢太嚣张:“说实话大家平时训练都没少挨训,挺辛苦的。叶哥这人吧,就这样。他有一说一,不太照顾我们面子。”


“是啊,叶哥训人那话有时候真不好听。皓哥在嘉世几年了,他说你的时候也不留情面。”


刘皓气不打一处来,表面上还是压着火气:“打住打住,不说这些了。”


王泽忽然想起什么:“对了,皓哥。我记得公会那边陈夜辉上次说过,让我们有活动叫着他。”


刘皓作为副队长,跟陈夜辉自然不止是点头之交,想起他对叶秋也是恶评多多,觉得在陶老板吩咐过的“那件事”上,说不定也能出一份力。


“那你给陈夜辉发个短信,告诉他我们在歌房哪个包厢。”


“好好。”


这个夏天嘉世的训练短期班热火朝天,更有小队员经历过短期班的培训一跃进入嘉世正规训练营的。表现最突出的,自然是邱非。叶修在人前还比较掩饰自己对邱非的钟爱,私下苏沐橙倒是会问他几句。


“小邱你觉得怎么样啊?”


“小邱非啊。”叶修不似刚才面对陶轩和刘皓那样低沉,“很不错呢!”


“大家私下里都在说,可能一叶之秋的接班人就是他。”苏沐橙戳了戳叶修胳膊,“你给我交代个实情,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叶修掏出烟点上:“这种事情,跟你说说也无妨。我是不想公开说这种事,一来拔苗助长,二来也容易让小孩骄傲自满。”


“哎哟,听这口气你还真有这个打算!”苏沐橙有点兴奋,叶修出道早,如今也算是职业生涯后期,嘉世真能选出个接班人来,谁都高兴。


“小点声,看你嘴都笑歪了。这么想有人把我顶替掉啊?”


苏沐橙和叶修关系不同于他人,知道他只是在开玩笑。“你有中意的小朋友了,我替你高兴而已。好多武侠片的大侠都苦苦找不到合心意的徒弟,你有目标对象,我能不开心吗?”


“啧啧,我还成大侠了。”


“嘿嘿。”


叶修有很多关于荣耀的规划,其中之一就是退役后再回家,之前则是毫无保留全身心地投入。邱非的潜力和努力他都有看到,平时去训练营兜一圈,总喜欢顺便逗逗小孩子。陶轩现在对他这个态度,他也摸不清以后要怎么办。或许给彼此一些空间,嘉世的成绩有了起色,再找陶轩聊聊会比较顺利。


或许夜深真的容易忽梦旧事,这天夜里叶修沉沉睡去前想起黄少天曾经在某个夜晚听他有一句没一句念嘉世看似平静却暗潮涌动的现状。黄少天那天话依旧多,语速却不快,合着叶修懒散的情绪。


“我跟你本质不一样啊,老叶。十四岁被魏老大挖出来到蓝雨,成为职业选手就是我的目标。这是我人生的一份职业规划,虽然蓝雨最后超出我预期,队友也格外让我动情。但是归根结底大家还是同事关系。我爸给我讲竞技项目的商业环境和模式。等到再过几年,荣耀比赛彻底职业化,各队青训系统完善,这里就是一个市场了。我有幸成长在这个市场形成的初期,所以也有幸不需要考虑那么多。那天我问你荣耀玩多久会腻,你说再玩十年也不会。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我的目的单一,而你活得太纯粹,在这个商业游戏里纯粹太过容易受伤。”


叶修不明白,为什么黄少天在这个岁数上能对着自己说出这种话来。叶修也不知道,后来于锋去百花时,曾经对自己冷静分析的蓝雨副队也会情急之下说出激动到不像“妖刀”的话。


在其中和不在其中的分别罢了。



评论

热度(306)

  1. 雲飛揚莫名笑K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