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叶障目

[黄叶]一诺千金(完)

小白糖:

非常三俗,偏恶搞,不要太较真




黄少天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把大伙儿都吓了一跳。


借着微醺的酒意,他宣布了本年度最重大的一个决定:“我要追苏沐橙。”


坐在他身边的叶修正敲了根烟出来准备点,他没提防,手抖了一抖,但随即稳稳地夹好了。他叼上烟,没点着也没说话。


两个妹子早就回房间了,世邀赛期间攒了一堆剧没看,这会儿应该正在恶补。张佳乐啪啪啪地给黄少天鼓掌:“好啊黄少天,屌丝的逆袭!我看好你!”虽然只有啤酒,但他也喝得有点多。


黄少天差点没冲过去揍他,没有付诸实践是因为更嘲讽的怪出现了。


叶修擦着打火机盯着小火苗看,又灭掉,又擦着,语气漫不经心:“在庙里呆得受不了啦?毛长齐了没啊,就学人家追妹子?”


黄少天脸被酒晕得有点红,眼睛也有点红,不过依然带着机会主义者特有的冷静感,他啪的一掌拍在叶修面前,大声跟他说:“我要追苏沐橙。”


“我们都知道,你刚刚说过了。”王杰希提醒他。


黄少天这里还有后话呢:“一定能追到!我发誓。追不到的话,我就……”


他的眼睛在叶修身上转了转,然后露出了一个有点痛苦的表情。


“你就怎么样?”孙翔很好奇。


“话都说出来了,发个毒点的誓才显得有诚意啊,不然只是说说而已嘛,我们都会啊。”肖时钦笑眯眯地说。


“是这个理。”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脸上的表情更痛苦了,但是语气很坚定,充满了壮士断腕的凛然。


“追不到的话,我就……我就亲叶修。”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捂住胸口,做出极度痛苦的、胃里很难过的样子。张佳乐配合地发出类似的声效。


在场的人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叶修也露出一个受不了的表情:“干嘛这么拼,要不找个稍微温和点的解决方式吧,我看老魏就挺好,你要是跟他打啵儿的话我会帮你们牵线的。”


“不要!”黄少天很坚定,“要是惩罚力度不强的话我就没那么努力了!就这么说定了,回国之后我直接跟你们回兴欣,你放心我会按时上交食宿费用的,绝对不占你一毛钱便宜!”


叶修考虑了几秒钟,方锐坐不住了:“老大,你说黄少是不是蓝雨派来刺探我们情报的?”


“有这个可能。”叶修点头,黄少天急了:“什么情报,你们兴欣还有什么情报可言啊,君莫笑的数据早让人八烂了好吗,再说了我们打你们还需要情报?我一个人挑你们三个好吗!”


“技术部不能进,训练室也不能进,会议室我们用来做培训的,当然也不能进,休息室有时候会讨论装备,不能进,剩下的地方随便你。”叶修思考完毕,说。


“那到底哪里能进?”黄少天追问。


“网吧大厅,我会给你办个会员卡的。”叶修说。


“滚滚滚滚滚!!!”


 


“他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苏沐橙说。


叶修回过头看了后座上的黄少天一眼,黄少天对他拼命摇头,露出“不要不要”的可怜眼神。


“他是来……”叶修这话说得很迟疑,对苏沐橙说谎可不是他的长项,“帮我们抢野图BOSS的。”


黄少天拼命点头。


“然后他再把我们的坐标卖给蓝雨的人?”苏沐橙怀疑。


“说得好,”叶修赞同,“你提醒我了,要专门给他设个炮灰团,给他些错误的坐标去分散蓝溪阁的力量。”


“或者是让他直接带队去打别的公会嘛,他跟王杰希不是每次一见面就掐吗?”苏沐橙诚恳建议。


“有道理……”


后座那人差点把出租车都掀过来:“别当我死的啊!”




黄少天蹑手蹑脚地进门,上楼。这两天叶修倒是带他上去过,值班小网管认识他,所以并没有阻拦。推开训练室的门,冷气很足,气氛很美,有茉莉花清香剂的味道,电脑键盘的很好闻的塑料或者金属的味道,悦耳的主机运行的声音,咔咔的嗑瓜子的声音。每个人的脸上都反着显示器白荧荧的光。


身为观察力超强的天才,黄少天很容易就从里面辨认出了最好看的那张脸,然后拖了把凳子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妹子旁边。


“你这是什么剧?”黄少天鬼鬼祟祟地问。


苏沐橙正往嘴里送的那颗瓜子差点掉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骂道:“要死啊你!搞什么突然袭击!”


“哦,”黄少天根本没在意,也抓了一把桌上的瓜子,边嗑边跟苏沐橙说:“我想起来了,这个我看过,你也喜欢看这剧?我妈也喜欢,中老年妇女的最爱,里面的人你最讨厌哪个?我妈最讨厌的是姓安的那个,”坐在对面的安文逸敏锐地抬起头看了这边一眼,不过黄少天说得正开心,没发现:“幸好她68集的时候上吊,不,自缢了,不过我觉得最恶毒的是皇后,你知道吗其实她才是幕后……”


黄少天被苏沐橙赶出了训练室,瓜子也被收缴回去。


一分钟后他又走了进来,垂头丧气地把椅子拖到叶修身边。


“被打啦?活该。”叶修安慰他。


黄少天凑过去,脸几乎贴在叶修胳膊上地看着屏幕。叶修开的是个小号,在陪公会的人打副本,即使胳膊肘架了一点黄少天脸的重量,也依然操作得很稳。黄少天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小声跟他说:“打这个有什么劲,不如我们来PK好了,输一场请一顿饭怎么样。”


“你是来干嘛的?”叶修从容地操作着,随口回他一句。


“追我的女神。”黄少天表情严肃地回答,立刻又说:“不过现在时机不太对,我们还是来PK吧,你多久没跟人单挑过了,不怕手生锈啊?快点快点,我出场费可是很贵的。”




傍晚的时候黄少天灰溜溜出去买饭,叶修说一顿一顿请太麻烦,不如把他赢的那些份分给队友好了,反正减掉黄少天赢的那些再平均到没回家的人身上都还有富余。晚上叶修倒是没有陪着黄少天闹腾,关榕飞找他商量下个赛季兴欣的装备升级思路,两个人还跟回家休息两天的罗辑视频会议了一会儿,虽然只是通过QQ……他们聊得有点high,结束之后已经过了十二点,训练室休息室都黑了,连公会部门里都只剩下了值夜班的伍晨。


叶修打开房门的时候屋里还有淡淡的烟味,不过黑着灯,老魏轻轻的鼾声传了过来。叶修怕打扰到他,也没开灯,直接去了浴室洗漱,擦干身体之后就熟门熟路地出来,摸黑回到床上,往那团早上就没叠的被窝里一钻。


叶修“啊”地一声弹了起来,被窝里有一个热乎乎的人体!


他的叫声太惨烈,被窝里那人也“啊”地叫着坐了起来,叫声比他还要凄厉,尖锐,叫得另一张床上的魏琛也直挺挺地坐起来一哆嗦:“什么,杀人了?!”


叶修脸色铁青地打开了灯,用下巴指了指这两个狗男男:“你们,解释一下。”


黄少天揉着惺忪的眼睛:“我说了我会付住宿费的。”


“我没答应你住在我床上!”叶修说。


“这么小气干什么,少天是老夫一手带出来的好孩子,多跟他接触接触你就会渐渐明白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魏琛把枕头边那条崭新的限量版黄鹤楼往枕头底下掖了掖。


“别慷他人之慨行吗,敢不敢让好孩子睡你被窝里?你那是什么?”叶修眼神很犀利,“是出卖队友得到的报酬吧,你好意思不分我一半吗?”


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钻回了被窝。他合上眼,喃喃道,“我很困,我不想介入你们的内部斗争,我先睡了。”


“出去,给我找宾馆去。”叶修隔着被子踹了他一脚。


“你太无情了老叶,当初我大半夜穿着连帽衫出来陪你打副本,整个人都冻成冰棍了,我抱怨什么了,不就借你半张床吗?”黄少天叨叨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他还在想着缓兵之计,却发觉眼前一黑,叶修关了灯,走过来。身边的床垫微微塌陷下去,黄少天闭着眼,听到叶修几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紧贴着他躺了下来。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黄少天白吃白住了三天之后,第四天的午饭时间,苏沐橙一边搅着放了糖的粥一边问他。兴欣的人吃饭时喜欢围着一个圆桌,大伙儿眼神炯炯有神地盯住他。


黄少天迟疑了一下,难得地没有连珠炮式的回应。他张了张嘴,反而被苏沐橙打断了:“你打算还要拖多久才向我表白啊?”


反应最快的是陈果,她愤怒地一砸桌子:“什么?!”


苏沐橙笑而不语,递给她一个手机。陈果接过来,发件人是张佳乐,连着的三条短信:


“你跟苏妹子表白了没有啊,我们都很关注后续的,很着急,在线等”


“……靠!对不起发错了。”


系统显示隔了十分钟之后,才是第三条:


“哈哈哈哈吓了一大跳吧,沐橙,其实这是一个愚人节玩笑,最近很流行的微信群发游戏呢,你要不要也加入我们呢,哈哈哈哈不要生气哟”


陈果更愤怒了:“这是钓鱼短信啊,真可耻!哎?……”陈果露出了一个迷惑的表情,开始思考起来。


虽然没有看到手机,黄少天也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他的脸稍微有点红,但是更多的是发青:“看起来你都知道了?那……”


“我拒绝。”苏沐橙笑着,“我绝对不跟喜欢看中老年妇女电视剧的男人交往。”


黄少天定定地看着苏沐橙,脸上写满了失落,反倒是叶修突然醒觉了似的,一推桌子坐得离黄少天远了些。黄少天叹气:“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男子汉愿赌服输,我——”他站起身来,向叶修凑过去。


叶修笑笑地看着黄少天,像是在等待着他的样子,黄少天在众目睽睽之下俯下身,手臂把叶修的身体圈拢在椅子里,嘴唇慢慢凑近叶修的嘴唇。


叶修突然捏住他的下巴,他用了不小的力气,把黄少天的脖子都提了提,嘴捏成一个“O”形。黄少天吱哇乱叫着挣扎,但是下巴受制于人,竟是一时间脱不开身,眼睁睁地看着叶修偏过头,用自己的侧脸飞快地贴了贴他的嘴唇,极其迅速地擦了一下,然后一把就把他丢开了。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里,叶修抽了张纸巾擦了擦脸:“哎,一会儿回去拿洗衣粉搓搓。”


方锐轻咳一声:“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呢,其实是这样的……”




“事情已经了结了,你怎么还不回G市?”叶修抽着烟,闲闲地欣赏着黄少天在休息室的沙发里窝成一团的惨样。


黄少天沉默了很久,突然抬起头来,眼睛里已经重新充满了生气勃勃的能量:“我决定了!”


黄少天的表情非常坚定:“唐柔妹子也很漂亮。”


叶修已经有了免疫反应,这次烟没有掉下去,他只是吐了个烟圈儿,实事求是地说:“这位追起来比沐橙还要难些。”


一直蹲在一旁剥葡萄的方锐也真心实意地插话了:“黄少,虽然你绝对不是屌丝,但如果你追到她,那真的是逆袭了……到那一天,我希望在你们大大的房子外面给我安排一个小窝,500平就够……”


“我仔细分析过了,”黄少天非常坚定地说,“你们这位战法的风格极其勇猛,性格也是吃硬不吃软的那种,绝对不能用温柔体贴的方式来追求她,你们不要打扰我,我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了,话还放在这里,这次肯定成,不成的话我发誓,我就亲叶修!这次的誓更毒,是舌吻!半小时!”


叶修无奈地说:“你有考虑过我的立场吗?”


方锐拍手赞同:“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能拍照发微博吗?”




黄少天坐到唐柔身边。唐柔在做基础练习,但是软件是比较通用的那个,他们都没有避讳。她做得非常专注,虽然察觉到了身边有人过来,但并没有什么反应。


等她告一段落,黄少天才开口:“反应速度真快,而且越来越准了,我发现啊你是集中力越来越强的那种人,跟一般的选手是反的。所以一挑三这样的奇迹被创造出来一点也不奇怪,而且我早就注意到了,很多比赛中你是越打越好的那种类型,老叶真是捡到宝了。”


唐柔安静地听他说完,礼貌地笑笑:“谢谢。”


黄少天很高兴:“不客气,请问妹子你需不需要一个反应手速集中力判断力和经验都比你强很多的大神亲身指导呢,我是说长期的那种,我们不如先从交换QQ和加QQ空间的好友做起?”


唐柔转身看了他一眼,眼里有微微的笑意:“直说吧,你想干什么?”


大伙儿早都竖起耳朵听了。


唐柔继续问:“你想追我?”


黄少天心下凛然,真不愧是叶修亲自教出来的徒弟,这一手豪龙破军!


唐柔笑了笑,点点桌子上的账号卡:“PK吧,五局三胜。”


“五局三胜不太公平。”叶修发话了,“夜雨声烦的装备太好了,你的装备跟他还差着一个档次。不开修正场的话,他赢四局才说明实力真的强过你。”


“那就五局四胜,有什么啊,就是五局五胜我也一样能拿下好吗。”黄少天说着,飞快地找了个没人用的机器坐下。唐柔倒是干脆,这种事情居然都能儿戏似的用PK来决定……黄少天想着,就听见叶修说:“小唐好好跟他打,这家伙的实战经验还是很丰富的,有很多可以学习和注意的地方。黄少天你别放水啊,我们小唐的厉害你领教得不多,她跟我PK时胜利的场次可远比你多多了。”


最后一句让黄少天彻底燃了起来!虽然那一刻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唐柔跟叶修PK的总数本来就是他的多少倍……




黄少天喘了口气,直到荣耀两个大字在他屏幕上跳起的时候,这口堵在心里的气才恶狠狠地放了出来。唐柔居然第一把就赢了他,虽然很艰难,但是两个血皮对拼时竟然被这个妹子抢了最后的机会,足够他堵心整整一天。幸好剩下的四把都被他狡猾地压住了场子,黄少天回味了一会儿,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黄少天站起来,看着唐柔:“我赢了。”


唐柔的脸色也没有特别好看,但仍然保持了很平静的状态:“嗯,你赢了。”


黄少天不安地等着下文:“那……你刚刚说的……”


“嗯?”唐柔有点疑惑地看着他,“什么?”


“我追你的事情……五局四胜,我们刚才说过的。”黄少天干巴巴地说。


唐柔点点头。“是啊,五局四胜,你赢了嘛。但我说过你赢了我就答应你吗?”




“黄少,”方锐哀叹一声,“看来你们蓝雨和尚庙的传统今年要继续保持下去了。”


黄少天不说话,眼睛在围观的众人身上转了一圈。当他看到陈果的时候,陈果紧张地说:“你想干什么?我的年纪可以做你阿姨了。”


“不,”黄少天冷静地说,“我只是……”


这一次他终于抓住了机会。


他一把抱住了站在旁边的叶修,把嘴唇贴了上去。这是个非常成功的突袭,在当事人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他以没有任何人预料到的速度发动了自己的攻击。黄少天诚实地兑现着自己的承诺:舌吻,而且,他拥抱的力道如此凶猛,在半个小时之内叶修毫无挣脱他的可能。


好在叶修看起来也很安于自己做赌注的身份,除了最开始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之外,暂时没有表现出什么挣脱的意愿。


苏沐橙扶了扶额:可算是让他得着了……要硬着心肠拒绝他可真不容易,真想看看自己万一答应了的话,他脸上的表情能有多精彩……




Fin

评论

热度(2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