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叶障目

春夏:

完全同意!
看剧看书的时候就觉得大家都是小殊小殊小殊。蒙挚霓凰静妃他们都是因为梅长苏是小殊所以对他好,只有景琰一个人对梅长苏是有争执有陪伴有理解,从厌恶到欣赏,到保护。
可是后来当他知道那是林殊后,居然也说出了“就算不去争林殊这个身份,难道你在我面前还是梅长苏吗?”这种话。
就好像梅长苏比起那个所谓的最明亮的少年来说什么都不是。
所以快完结的时候,梅长苏也只能在蔺晨和飞流面前完全放开自己。
可怕的是,梅长苏自己就是那个最坚定这样想的人。
更为可怕的是,连看到的同人文里,景琰都是要么知道身份后爱他,要么就是在他身上找到了林殊的影子。
就好像梅长苏被爱的最大原因就是他曾是林殊,或者他哪里像林殊。
只有蔺晨和飞流爱的是梅长苏。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这个CP要如何HE,因为他宁肯以林殊的身份去死,也不愿意以梅长苏的身份活下去(但我会努力HE的)
我私心是更偏爱梅长苏的,也不想景琰喜欢他是因为他是林殊或者身上有林殊的影子。曾经也想过写文时带上年少的情感(我看过的所有这个cp的文........没有一个年少时不爱的........)但现在我真的不想这样写。我希望他纯纯粹粹的,爱梅长苏,因为梅长苏曾作为林殊承受苦难而心疼;而不是为了林殊变成今天这样而难过。
就像阁主一样。


你不认识我你不认识我:



 @春夏 




对话有感_(:зゝ∠)_




私心打个靖苏的tag




我实在无法忘怀那个场景




梅长苏的唇边露出了一抹飞扬明亮地笑容,不再回眸帝京,而是拨转马头,催动已是四蹄如飞的坐骑,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选择地未来,也是他所选择的结局。








我一直觉得这里,小殊既任性又残忍。




这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怎么可能是幸福呢?这种观点本来就是扭曲的。




保家卫国战死沙场只能说是最好的结局,怎么可能是他的一种幸福?死亡不应该是任何人的幸福啊!




这既不可能是林殊的幸福,也不可能是梅长苏的幸福。




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都应该活得长长久久地笑看这盛世太平才对。




他跟景琰说,不要顾及私情,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歪理!他一身病骨,强行用药,怎么可能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偌大的梁国,就真的找不到另一个合适的人选了吗?他既然如此关注边境关注国情关注时事,手下众多人手,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站出来当此大任?




是的,他想死。




作为梅长苏,他每次快乐的时候其实都是变成林殊的时候,十三年前,十三年间,现在,只有作为林殊,让他感到无比快乐,梅长苏,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他不承认梅长苏,但是又做不回林殊了,于是只好选择林殊的结局死去。




但是梅长苏跟林殊真的不是一个人?别开玩笑了,昨日的我并非今日的我?一个人成长了改变了就是另一个人了?他甚至没有精神分裂,但却把自己搞得像分裂一样。




蔺晨不认识林殊?难道跟他相处的是完完全全的梅长苏?景琰心心念念着小殊,难道他就没有注意过、关心过梅长苏?




这种事,我们或多或少也能稍微理解一点吧,曾经做了自己厌恶的事,觉得丢脸的事,这种负面的情感甚至不及小殊的十万分之一,我们都会有想要失忆,想要否认这个自己的冲动。原谅我只能举出这么浅薄的例子。




小殊太明亮了,但是小殊是不是真的那么好,那么完美呢?当然不是,他也恶作剧过也使坏过,只是他的身份太特殊,经历也太特殊了。




那梅长苏真的有那么糟糕吗?怎么可能,那些喜欢他仰慕他爱慕他的人都是眼瞎心瞎吗?




我曾经说过,如果能好好活着,谁愿意去死呢?




他毕竟觉得梅长苏不算好好活着,所以赤焰昭雪这口气咽下了,他也就得过且过了。




他要离开,不想自己成为景琰的污点。




他是个怎样的人,难道时间不会证明?事实不会证明?




核心人觉得他是搅弄风云的小人,就没有人认为他是那霁月风清的世外之人么?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到时候泉下一坯黄土,哪管别人洪浪滔天?




梅长苏斗过了别人,却斗不过重重枷锁的自己。








所以,或许我们应该做的是




求个心理医生给梅宗主看病











评论

热度(537)

  1. 浮查尔-pukiCat 转载了此文字
  2. kris :)春夏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