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叶障目

【羽慕/慕羽无差/】一日【下】

逝者天籁:

想了想一次发完吧,攒人品中_(:_」∠)_


欢迎收看,怨妇羽人的情感大戏



    5.


    这次慕少艾下山从未找过羽人,落下孤灯已是江湖是非之地,退隐嘛,当然是要退得远远的,到那没人找得着的地方去才好,他既懒得找有思付自己找不到,便没有去打羽人的主意。但不愿打扰,却不代表不想念。只是慕少艾怎么都没想到,羽人会在这里。


    悠悠生死别经年,情是落花流水,却不是能够随意流逝的东西。


    慕少艾凝视着羽人的脸。刀者有一张极柔和的面庞,但那眉眼中总是溢满了挥之不去的伤愁,岁月沉进了那双温和的眼,却又从这不兴波澜的古井深处反射出熠熠的光来。


    那是背负在刀者背上的许多生命的重量,让他痛苦惆怅,但没有了它们,羽人非獍便不能被称之为羽人非獍,它们同样给了他力量。


    慕少艾从羽人紧抿的唇角一路看到他眉间刀刻般的两条沟壑和那双还有些许茫然的眼,突然笑了,走近前去用手指抚上他紧皱眉头: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也不见你眉头平一点。”


    羽人的眼睛睁大了,他无措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伸出手,握住了药师搭在他额上的手,不敢置信般地开口:


    “慕少艾?”


    触手冰凉。


    某种从他在落下孤灯抓住采药人的手,对视那一眼时生根发芽,当他从翳流将杀红了眼的那人带回迷谷时抽枝生长,当药师拎着酒坐在落下孤灯安静听他悲哀琴曲时萦绕全身生出花来,却在他从水晶湖醒来,看到鹿王和林主躲闪眼神时轰然枯萎倒塌的东西在此刻开始抽动,仿佛要从灰烬中生发些什么。[1]


    羽人握住慕少艾的手,人已经不自觉地陷入回忆。


    他从刀戟戡魔之后就仿佛变了个人,看着因情而陷入恨爱交加的深渊的姥无艳,他仿佛看见了因鬼梁之变和孤独缺之死而陷入了自责与疯狂的自己,于是那些安慰鼓舞的话便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那时羽人看着日渐看开而脱出深渊的姥无艳,他的心里便也欢喜,他想他也许终于弥补了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遗憾,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人一些事。


    他想到在那段浑浑噩噩,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日子里,是谁把自己负在背上用伤躯挡住所有的袭击,是谁扑向毫无知觉的自己,疯魔一般,是谁身过百杖,为自己下跪求情,又是谁白衣代自己身死,血染苍茫点成泪,一曲绝琴殇不归。那些日子的记忆他都模糊,这些故事也是从别人的讲述中得知,仿佛在听他人故事一般的陌生,但他却总记得仿佛糊了一层雾的不甚清晰的记忆中,那人身上惯常的药香沾染了血腥味道,记得那人用尽全身力气蹭了蹭他的脸,说我一定会救你,语调中却是深重的悲凉与绝望,他记得拍着自己的手和那一声声的“没事了”,记得最后的一句暂别。那时他模模糊糊地想着,他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失去让羽人变得更温柔,也更容忍坚强。所以即使被恨不逢折辱,即使断壁坠崖,即使失落了天泣,他也只是轻叹因自己,人间的悲剧又少一桩,之后安然地接受命运对他的一切哂笑折磨,三劫七大限,本就是他应受。


    后来燕归人找他喝酒,之言你这些年变化不少,羽人嘴角微弯,咽下杯酒说你不也是一样,燕归人却摇摇头说,你不一样,你和我,愁落暗尘等人都不一样。然后他干尽了杯中酒液,提着孤问走了,他即将出战九祸。


    羽人知晓他这些年来是和以前不同了,但或许刀者的心就从未冷硬过。谁又能想到在落下孤灯的漫天风雪里,藏着一个纯真的柔软的灵魂呢?后来这灵魂被风流药师拾起,珍重呵护一直至今。羽人被药师从雪峰带下,自幼缺少情感滋润的心便投射进了阳光,所以当那暖黄的庇护自他身上撤去,这灵魂便渐渐伸展,并显露出最温柔最坚韧的本质,让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被照耀温暖。羽人一次次对别人重复着慕少艾对他说过的话,对他做过的事,尽全力去给身边人关怀温暖,给天下人太平幸福,然后在人生的狂风暴雨中淡然前行,他想自己终于成为了初见时慕少艾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


    多年来他守着那一点不能言说的心思走到今天,人说爱一个人会让人变得计较,多疑,心思阴暗,但这爱只让他感到欢喜和温暖,并倍感力量,在慕少艾离去多年的今天,依然如此。这爱是一个生活在阴影里的孩子,对阳光本能的倾慕与渴望。


    是爱让他成为了更好的人。


    他想慕少艾也是爱他的,那些多年的呵护照顾,偶然对视时碰撞的令人心悸的目光,偶尔肢体不经意触碰时双方共同的僵硬瑟缩,一些隐秘的情感悄悄在二人之间生根发芽,却从未被点破,它成了无形的牵丝,在这多年紧紧维系彼此,即使生死之间这样遥远的距离,也无能隔开这感情。


    半生拔剑,半生泉下相候。


    但是他们像一对情人吗?相较起来,他们甚至更像兄弟或父子,那些恋人之间缠绵的爱语,亲密的动作似乎一直都是他们之间缺少的,但是友情亲情和爱情就这样杂糅,最终变成了高于这一切的东西。


    脱离天卷后的羽人决定退隐,于是他来到砚匿迷谷收拾整理,甚至重修了药圃给阿九做药库,他在做这些事时心情一直是轻松的,多年来他守着这块地方不是为了纪念斯人,而是为了这段温暖了他一生的感情。与其说他爱慕少艾这个人,不如说他爱上了这段感情本身,他爱这段爱,但也只有慕少艾,才能使这爱成为爱,他以“爱”的名义享受思念之苦,求不得之无助,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所以他退隐后安然生活,仿佛这人从未离去,这段爱就是慕少艾,那么只要爱在,他的人就在,不曾离开。


    但是现在,慕少艾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面前了。


    6.


    羽人看着眼前的人,他本以为自己会很激动,但长久时光的积淀已经让感情中最易表露于外的部分沉下去,只留下最深刻的那些东西,让此刻的两人只恬然以对只安静享受久别的重逢。


    慕少艾的手在羽人手中动了动,他不知刚刚那一刻间羽人的脑中转过了多少心事,只是暗道这小子真正变了,以前连他的手都没拉过,现在怎的这么主动?果然时势造就人江湖磨练人,羽仔离了自己这个老头子和同龄人在一块儿,果然就变得有活力,药师笑呵呵地把羽人的一干朋友甚至不怎么对眼的燕归人都谢了一遍,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羽人扬起了眉毛。


    慕少艾后退几步,轻飘飘在桌子上落座,他自然没有自己抽出桌下木椅的本事,看看羽人还处于似梦非梦的状态,也没有丝毫点灯奉茶对自己这个主人一尽地主之谊的意思。他把青灯搁在身边,幽幽的灯光更显得他鬼气森森,身躯都有点半透明的意思了。


    羽人便皱眉,起身下床想灭了那灯,慕少艾只得又把它抱在怀里暗道好险,这东西灭了他可不知能不能回去仙山,他瞅着眼前人道:


    “哎呀呀,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想来抢老人家的好东西?”


    羽人眉间刻痕又深了点。


    “它不衬你。”


    他想慕少艾该是温暖的,站在阳光底下比太阳还要亮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一个虚影伴着一盏青灯。


    “呼呼,药师我也觉得它一点都不美,但是你把它抢走,我可就要赖在你家喽。”


    “这是你家,我是暂住。”羽人收了手,转身走向床榻。


    “暂住一辈子?”慕少艾忽的笑开,他来时就看过四周,这屋子里的陈设都没变过,只是墙上的人体经络图上压了寂灭,窗前的风铃轻荡,倒真的是一副“暂住”的模样。


    羽人转过身来:“你若不乐意,我明天就搬走。”


    “搬回你那鸟窝去?少来少来,药师我的迷谷哪儿不比你那地方好?住这里还亏待了你羽人大侠不成?给我看家等我回来也好嘛是不是……”


    “你真能回来吗?”羽人忽的打断了他。


    慕少艾愣住,他收紧了手指不知该说些什么,转移目光避过羽人的逼人视线,半晌才道: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当年他一意代人了结仇怨,虽身死亦无悔,但他却没问过羽人的看法和感受,他也当然明了这对羽人不公。


    羽人垂眸,睫毛微微颤动着。


    又是一阵无言之后,慕少艾盯了羽人的右臂,断臂接续的痕迹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药师拿出烟管在手上敲了敲,道:


    “不知羽人大侠可否赏脸给我小小药师,指教一下你这些年精彩得嚇嚇叫的人生经历呢?”


    “没什么精彩,我已尽忘了。”


    “哎哎,分明是不愿意说,你既不是修道人,我也不是吃菜人,都还没看开呢,哪有那么容易就忘的事?羽仔别害羞,讲给老人家听听,我又不会去给你乱传。”


    “……你是还嫌江湖上流传的话本不够多是怎的。”羽人叹了叹那人总算有了些以往的无赖样,低声讲述起来。


    刀戟戡魔又斩龙,断臂重生,战弃天帝,闯天卷……这些事情慕少艾又怎会不知?愁落暗尘和鹿王两个,被他问得在仙山上都要躲着他走了,只是此刻听羽人提起这些事,个中意味却又不同。


    7.


    过去的事已是过去,即使当时有什么天翻地覆的心理活动,也与现在的羽人无关,他一生中最激烈的情绪都散在了水晶湖冰凉的湖水里,所以此刻他语气平淡,讲述不带丝毫感情,仿佛在数说别人的故事。


    但在慕少艾听来却又不一样了,正因为羽人如此淡然地讲述,才让他有更多更深的联想,他想象在没了自己的漫长岁月中,眼前这个人是怎样用一种温柔,坚定而强大的姿态行走在江湖的波涛,人生的风雨中,他有无数的机会在命运的逼压下变得阴暗软弱来逃避伤害,但是他没有。真正难的不是度过苦厄,而是在经历一切之后仍保持一颗如初的赤子之心,最终羽人非獍成了这个步步算计,尔虞我诈的武林中最不寻常的风景。


    慕少艾心疼,那只他用了一辈子来护在身后的,放在心尖尖上保护宠爱的雏鸟在失去自己之后经历了这般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苦难,但他同时欣慰,因为羽人挺过来了,并成长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


    他看着已经结束了讲述的羽人,这个纯净灵魂在多年前被自己于一场红雪中发现,在命运逼迫下无奈地彼此分离,但现在它长成了让药师万分惊艳的模样。羽人是一块璞玉,他在磨砺中变得圆融而不圆滑,并散发出温润的光泽。


    药师闭了闭眼睛,无数的言语在唇边翻滚,但此刻他只说出一句话:


    “辛苦你了,羽仔。”


    一声轻叹似有千钧之重,坠落于地碎裂成片片光辉,震在羽人心上。


    “天下苍生在肩,无数性命背负,辛苦,值得。”羽人抬眼看向墙上的寂灭。武人一生所负所向,也不过是一个天下安定,而他知,慕少艾也是一样的,这个人有着极仁慈的心,而他们之间的爱也早已不只是维系在二人之间,他们的心一半给了芸芸的众生,一半变成照耀彼此的光。


    “羽人大侠重情重义,心系苍生,自私的老人家要比不上喽!”虽然是挖苦意味的话,但羽人知道,药师是高兴的。


    他没问眼前的虚影从何而来,究竟是真正穿越了生死界限来自天疆的故人亡魂还是一场幻梦,但不管如何,能和慕少艾谈话,他很开心。


    羽人不等药师再问,继续讲述起来,他讲到素还真,讲到阿九和朱痕,讲起了以往亲朋的近况,他不知药师已经探望过朋友们,但慕少艾也只是安静听着。


    羽人很少这样说话了,过去是慕少艾说,他听,间而简单地发表观点或者对药师的调笑表示抗议,但现在换了他说,他却不觉疲累。


    原来我有这么多话想对你说。
   
    羽人甚至讲起姥无艳,那个命运多舛的女子对他一番情意他岂能不知,他感念她的情,却不能承情而去,世人所传羽人非獍一生无爱,也不过是因为,他不能也不敢接受那样一颗炽热的心,始终不能接近那样热烈的感情罢了,更是因为,心里的一抹阳光不容他去接受更多。


    药师却只是习惯性地调笑两句,没有过多的表示,羽人提起姥无艳时那一点点隐秘的期盼他也明知,不过,哼哼哼哼,我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你想看我冒酸水失态模样,我偏不做给你看。


    时间流逝,这一刻在他们过去共度的和往后不能再携手同行的岁月里熠熠生光,活着的人和化灰的人交流着,享受难得重聚的时光。


    在羽人结束了讲述,整个夜晚也将近尾声时,慕少艾突然开口,问出了见到这人时就想问的问题。


    “羽仔啊,你对药师我,怎么看的?”


    8.


    羽人抬头,慕少艾手抚在灯上笑着看他,他不知道慕少艾为何会有此问,这人向来是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的,他略一思考,道:


    “你指哪一事?”


    “初见我时之事。”


    “烦人。”


    “认萍生呢?”


    “惊为天人。”


    “重出江湖后呢?”


    “智计过人。”


    “那……老人家不幸去到仙山后呢?”


    “理解而无法原谅之人。”羽人直直盯着他,他们有世间最美好的初遇,却不得世间最美好的结局。慕少艾不由得心中苦笑,这事真是要让这小子记上一辈子了,惨惨惨。


    羽人的眼睛里倒映着星光,慕少艾凝视着那双星星,缓缓开口:


    “那么,现在呢?”


    羽人却没回答,反问道:


    “你以为缘何会有今日之会?”


    “老人家运气好,机缘巧合。”


    “我却认为是必然。”羽人转过头看向窗外,慕少艾却似听到了他没说出口的话。


    我从很久以前,就期待着这样与你再会一面,那些沉沦在水晶湖时来不及对你说出的话,我都想一一说给你听。所以今日的相见,一定是我向天祈求而来的必然。


    “必然呵……那么羽仔,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现在的你,是我心安之人。”


    现在的你,是我心悦之人。


    想要见到你,想要对你说,漫长的岁月煎熬中我独自忍受着直至萦绕满身的那些东西,耽于各自身份性格的我们,在过去还能有幸相伴的日子里错过了太多。


    然而在爱面前,不存在什么身份性格,只有两颗彼此坦诚的心,和两个相互抱拥的真挚灵魂。但这个道理,我们都明白的太晚太晚。


    慕少艾心下震动,有一些什么东西破裂了,但同时他得到更多。他跳下桌子走近羽人,此时,桌上青灯的光突然变亮,转成温暖的黄色,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同时照射在两人身上。


    慕少艾抬手抱住羽人,他的身躯开始发亮,迸射出星星点点的光,羽人也抬臂回抱,紧紧搂住药师的身体,,他发觉这身体不像今夜刚开始的冰冷,它变成了温的暖的,并且如斯灿烂,散发比窗外初升太阳还要耀眼的光,羽人甚至觉得,自己抱住了光本身。


    慕少艾透明的身体自下而上地碎裂成片,他搂紧羽人脖颈,贴了人的耳轻声道:


    “谢谢你,羽仔。”


    “我也是。”


    谢谢你的守候,等待和爱


    我也爱你。


    药师的唇轻擦过羽人的脸,仿佛一个吻。


    这是慕少艾欠了羽人非獍一生的拥抱。


    羽人不顾一切般抱紧怀中碎裂飘散的身躯,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曾经得到天底下最美好的东西,他以为他最终失去了,但他发觉这东西一直都在,他以为此生不会再见,却是上天给了他这个机会,把这样珍宝送至他眼前。


    他们最终聚少散多,但即使从此碧落黄泉,两处不见,即使那个人已经去到身负超绝六翼也无法飞至的地方,羽人也不会觉得孤独。


    但是……总会有想念。


    羽人越抱越紧,但最终他收紧了手臂,也只是抱住了形单影只的自己,最后的一片光在朝阳照耀下坠地消散,发出玻璃碎裂般的清响。


    羽人颓然坐倒在床沿,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把脸埋在双手中。


    窗外,天光大亮。
   


——————END——————





    [1]这句话我在写的时候总依稀觉得在哪里看过……但是的确忘了是在哪里_(:_」∠)_没舍得删掉,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立刻修改的_(:_」∠)_
    后记:自觉是用心写的文,考完试发文只求攒人品考试能过关😂顺便写的时候发现有很多问题,真心的希望各位给我各种各样的意见,求个写文的大佬来带带我
   

评论

热度(30)

  1. 竹子叶障目倚桂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