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叶障目

一点关于龙剑相处模式的吐槽?

我将死于第一万个脑洞:

龙宿倒贴团团长这个说法,看起来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我是有点反感的。


花了两个晚上把《青梅怀袖,谁可与煮酒》看完,无比庆幸这文是原创不是同人。文笔情节都挺好,但一想到是在龙剑包里翻出来的,就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龙宿颜值是高啊,可是他智计手腕放在那里,又不是靠脸吃饭的,这两只无论过于强调谁是美人,看了都会默默虎躯一震。龙首是会贴啊,但是他的好四分真六分假,流于表面的示好背后往往跟着算计。他考虑成本,自然也会在意回报。洗手作羹汤和贤惠弱气八竿子打不着,反而能说明其强势(毕竟是两个人赌做饭,剑子的厨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稍微低顺那么一点点,立刻成功地使剑子心一软让了一步帮他作证。




而龙宿这点毛病,剑子显然是知道的。相交几百年,对彼此太了解太熟悉,于是就真的成了一个诉衷情,一个打太极,一个说得比做得声势浩大,一个明明该做的都做了就是不说。


道长的性格真的好,又有趣又靠谱,和什么人都能和谐相处,在什么环境都能泰然自若。他的世界会引起人无数的好奇,勾起无限探索的欲望(我就一直想知道他和钜锋里的故事,关于古尘和令狐神逸,关于邪影,但是这些好像正剧里都留了白没有提)。剑子又是双子座,善良和腹黑意外地不矛盾,只是他的善往往容易招致恶意,待人越好越亲近越毫无保留,反而会越发令对方没有安全感(说不上来原因,但就是有这种感觉。讲真要是真从血印开始追,说三鲜里有一只要当boss我肯定会赌剑子,而且绝对和撒加没有半毛钱关系orz)。


 


一段关系,爱情也好友情也罢,最重要的是平等。单方面的付出总有一天会破坏平衡,一发不可收。衡量这种平等比较微妙,不能简单粗暴看表现形式,典型如蝶月,蝴蝶是恋得很辛苦,看似卑微,但是谁也不会说阿月仔对蝴蝶君的爱不平等,她也是真真正正把蝴蝶君放在心上的,冷面多是出于担心。龙剑从血印到现在,十好几年没BE还有这么多人爱,也是一样的道理。他们从来没有一方压倒一方、一方倒贴一方,虽然不乏进退之间的拉锯战,但是总能像太极图一样保持圆融的平衡,说龙宿为了剑子愿意低到尘埃断断不可能。跪织语长心仅此一次,生死之际心绪变化的成分更多,看似放弃骄傲,却使角色更完整。龙宿是会赌大会剑走偏锋的类型,反正总有翻身的资本;然而剑子始终平和,他可以化解龙宿那点偏激的戾气。他拿龙宿没辙,是表面不说但行动上一定会暗中审时度势地帮扶,看不得他走偏涉险,会和好友站在一起的没辙;龙宿拿剑子没辙,是所有有意的刺探都不能打破他的淡定,费了牛劲也只能改变一点点,再跳都会被道长调整到适可而止,料不到说不过没把握,像针刺进棉花堆的那种没辙。




所以龙剑的相处模式是相对固定的,剑子对龙宿,有种【你愿意玩,我就舍命陪君子;但是仅限于能控制的范围内,大不了你玩脱了我把你拉回来】的共进退。龙宿在他心里的距离总比别人更近一些,得到的在意也总比别人更多一些,应该是比佛剑还要近。大师自己走错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魔化不会出于内因,龙宿这种正邪两道跑让人不省心的,总有点拿不准的味道。


如果把这个历程画成图,应该不外乎如此:





一开始因为互补&不同&不了解而吸引,渐渐因为了解而吸引,却发现对方身上始终保持着自己无法了解的领域。全然知晓往往会令人觉得“这人不过如此”,但剑子仙迹永远让人料不到,疏楼龙宿骄傲到很难真正交心,正是未知的领域,给了他们继续探索的趣味。


设定上没有说三鲜青梅竹马(至少在笑封君之前是不相识的),其实也对,像龙剑这样,在三观相对稳定的年纪来一场相识比较合理,忘了是龙还是剑提过,他们的友情是“患难之交”。不过这一点出于个人私心,今年才开始看布袋戏,更喜欢成熟的相处模式,放在几年前,是否会这样想就不一定了。




前期的老剧没时间补,单看口白的话,龙剑场的对话写得太棒,显得后来有些浮了。这两只都是聪明人,一般的谈话,逻辑结构往往是A→B→C→D→E;他们两个谈话,龙宿说A,剑子就心领神会地直接跳到D或者E,反过来也是一样。做这种交流,不仅智商要够,还要对彼此了解到一定程度,茫茫人海中遇见一个这样的朋友着实幸运。龙宿和别人就不会这么说(也许仙凤除外),奇象里龙首不带脏字槽夜重生,看着也是一大乐事。当然这种跳跃也是种变相的试探,龙宿会在意剑子的D是不是我想的D,如果他回个D我跳到G会不会是他想的G。


就这么模模糊糊半进不退的,不知不觉就你来我往了几百年,于是都习惯了,只要他们俩站一起一张嘴,就自带一种奇妙的气场,别人既插不上话,也没眼看(比如天罪的重逢2333)。


这两个人是彼此的底牌和后路,是交往最深的挚友,却又是最强的对手,一句生死纠缠,万般戳心戳肺。要形容的话,可能说soul mate比较贴切。之前看的一段形容很有意思:


----What's a soul mate ?


----Well, it's like a bestfriend but more. It's the one person who knows you better than anyone else.It's someone who makes you a better person. You do that yourself, because theyinspire you. A soul mate is someone who you carry with you forever. The one personwho knew you and accepted you and believed in you before anyone else did, or noone else would. And no matter what happens, you'll always love them. Nothingcan change that.


[They sayeveryone has a soul mate, but I think, it is an honor if you found one, and itshard to make it. But we still fight for it, and we just keep searching ,for theright person.]


别人都找不到龙宿,剑子一去就找到了;要是连龙宿都不知道剑子在哪里,恐怕世上就真的没有人知道剑子何去何从(这一点有点像后期的李寻欢和阿飞2333)。


可是没有哪条规定说到了soul mate的高度就一定要如胶似漆你侬我侬。夫妻尚且至亲至疏,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关系。什么算计、玩笑、试探,看来又虐又貌合神离,说不定那都是先天人从百年岁月里沉淀下来的情调和趣味。


 


哦还会反感某些揣着明白装糊涂吊着龙宿的剑子。他们两个再闹再扯,彼此想要什么、想从对方身上获得何种反馈,都是有保证的期待,顶多会在对方犹豫的时候多加一分促成的助力;明知不可为的,既不苛责也不强求,平平淡淡悠然安于现状也很知足。要攻略剑子,唯有像粉红师太那样死缠烂打不知趣才行,明眼人若无龙宿这样的雄厚资本,早就知难而退。要让剑子如龙宿般一出场几句话就跳到对方身上,那还是剑子么。他说笑归说笑,对动了真格的感情,却会无奈地说“挂在嘴上不如刻在心里”。而且感觉龙首的花式“情话”和他的华丽外表、道具扇子一样有掩饰的成分,几分是调侃、几分是真心,恐怕说多了习惯了连自己都分不出来,要当真还是不信,信的话信到什么程度,剑子也会为难啊。


(翻滚,大圣诞节的,我还要不要继续拆文包啊orz)

评论

热度(55)

  1. 竹子叶障目我将死于第一万个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